人生幽灵部员

不可燃垃圾堆放处

我回复不过来了!想来的大噶加这个群
还有,做好稿费不会很多的准备!做好!(预防针)
因为我可能连本都收不回来……

有没有人……想搞也青合志()

有意向的爸爸戳我呜呜呜,最好有个有相关经验的爹地来带带我
大约寒假开始搞,我看看有米有人想要……有人的话我在不亏本范围内最大限度给(如果存在的)大家发稿费,没有就咱们自嗨,稿费我,我也自掏腰包给你们,爹地们ballball你们看看窝……

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本,基本都很新!!!没什么翻过的痕迹!不包邮,爽快会给你塞小零食小礼物什么的!
p1双黑太中,45出
p2审清r18,男审注意,60
p3安清,有r,45
p4p5三日鹤,内页有一点点弄脏的地方,可以给拍,超级厚……而且肉超多,50
p6一本杀戮天使日版漫画第一卷,40
p7安清,25
p8双黑太中,30

我实在是没钱了呜呜呜呜呜呜爸爸们看看我啊,占tag抱歉

玩梗

“不,对朋友可不会有什么占有欲的哦?只是你以为那是友情而已。”

与谢野晶子抿了一口红茶,把鬓角别到耳后,这么说到。

“所以敦君,你能不能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隔壁港黑的尾崎红叶已经给我打来第六个电话说让你远离她们的芥川了。”

我有病

芥川银觉得自己快要散架了。

先是被莫名兴奋的樋口拉出去逛街,跑了三四条街,被樋口强制送了好几条裙子,还非要她试穿看看,她现在觉得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喊累,只想瘫回床上睡觉。
银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打开自家房门,尽管她的动作很轻,门还是发出了吱呀的一声,她没有开灯,用了几秒钟让眼睛适应黑暗的环境。银拍了拍自己的外套,脱下鞋子,确认哥哥不在家后穿上拖鞋往客厅走去。
银往客厅看了一眼,一个立原道造端端正正坐在她家地毯上,背后是碎了的玻璃。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强忍着在自己家里杀人的冲动,抬腿一脚踢在立原腰上,看着对面疼的呲牙咧嘴,面部表情有些扭曲,银先对这种尴尬的局面开了口:“你在我家干嘛,傻逼。”

立原抬头看了银一眼,没有回答她,站起来直接捏住她的手腕,银试图挣扎,但女性的力气本来就比不过男性,加上她已经累到快要不行,不一会立原就已经占了上风,把她直接压在了沙发上。
什么情况啊这是。银在心里讲了这么一句,她觉得自己快要困到疯了,干脆放弃思考,闭眼睛睡觉。立原道造又把她眼皮撑开,举起一只手,挽起了袖子

一抹萤绿色的光在黑暗中闪过。
“银你快看,我新买的手表是夜光的。”
“你他妈给我滚出去。”

我靠!!!!!!!!!!
赞美我妈

我跟你们讲,我上辈子可能捅了乌鸦窝
第五个小乌丸
近侍今剑,第一二个小乌丸,近侍换嘿西,第三个,近侍换papa,第四个
近侍又换成了药哥,第五个

(平躺

我们寮的日常

我是雪女,我觉得三尾和她只会突突两下的弟弟一样是个傻逼。

我和三尾都是最早跟在晴明身边的那一批式神,这个晴明心善,不忍心把我们喂给哪个高级式神升星,就那么摆在庭院里,看着,偶尔出去放放风。说实话我对这个善良的阴阳师其实是挺感激的,如果他不把我和这个三尾傻逼编在一队的话我对他还是非常尊敬的。

然后我们来讲讲这个三条尾巴的傻狐狸,先不讲她抢火抢的最凶,阿爸特意给她安上出来装装逼的针女套,倔强的硬是没触发,三个尾巴连对面boss血皮都没磨掉,旁边座敷脸都要气歪了。
不管我和桃花怎么劝,这个傻逼还是执着的,在我放完一轮暴风雪之后拿着座敷的血汗火去甩boss三尾巴,然后欢快的跳回来。

我告诉鲤鱼精让她把三尾叫出来,小姑娘很快照我说的做了,不一会一个红白的人影就晃晃悠悠出现在门外。

“你过来,凑近点。”我面无表情的说。
“哎呀~雪女你这个架势,莫不是要向我表白!?人家是会害羞的呦~”欠揍的狐狸扭着她的长腿,捂着脸说道。

我把嘴凑近她的耳朵,故意让呼吸洒在她耳朵周围,在得到了她有些害羞的回应后————















迅速凝了块冰拍进了她耳朵里。
“去你妈的三尾狐,你他妈还抢不抢火了。”

就想画画萤爸爸穿我的衣服
我爱她

我们寮里的崽崽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草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还不去刷御魂

妖狐冷漠的抱着膝盖坐在观战席,旁边坐的是他阿姐三尾。
刚换了新衣服的萤草和刚刚觉醒的首无跟说好了似的,刀刀暴击,连起来伤害可绕平安京三圈,他觉得狐生有点无望。

妖狐出生在一个亚洲寮里,不算非也不算欧的亚洲抓奶手晴明在连抽了五个奶妈之后看见他,简直要就地哭出来,直接掏出三个黑蛋蛋喂给他。看着加了三个普攻的妖狐也不管什么简直要爆炸。
那时候妖狐还是被当成宝宝宠大的,寮里一堆奶妈小姐姐任挑,御魂想要哪个拿哪个,黑蛋蛋先吃,升星先来,开局吃三个鬼火就突突两下也不担心被喂掉。
直到有一天他的阿爸把萤草升到了四星,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小个子的萝莉一个吸取,对面犬神半管子血就没了,抓奶手晴明激动的过去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讲着从今天开始我们输出的大业就交给你了。
妖狐就变成了一个失业的狐。他突突两下没人家小姑娘单击高,从此和他因为有了骨女和首无正式退休的阿姐组成了观战台二人组,过气的输出不如灯笼鬼。

他阿姐捅了下他,问他“你对萤草有啥看法?”
妖狐坐那想了会儿,认认真真的回答,说萤草在我心里是特别的存在,她和其他的少女不一样,这些萝莉我只对她一人有不同的感受......
三尾看了他一眼,像看见一个傻逼。
妖狐蹲地上接着说,“从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他对我的意义是所以人都无法比拟的......”

“她是我最敬爱的草爸爸,草爹,草祖宗。”